您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新闻

三入大悲寺 之二 “朝拜”(下)

发布时间:2019-11-15 10:45:12   编辑:   阅读次数:

圆觉经圆觉经读诵圆觉经讲解

三入大悲寺 之二 “朝拜”(下)

第二天一早被同行的于居士电话叫醒,昨天一天的劳累,晚上睡的很熟,早上被电话吵醒便下意识的下床、站起来,每天都会有的动作,但是这次却不同,站起后瞬时又坐回去,又站起来,又瞬时坐回去,此时才突然清醒,小心翼翼的再次试探的站起来,啊!天啊!我的腿,我的腰,我的后背,痛啊,因为有了心理准备所以没有再坐回去,但还是不由自主的扶住了身边的桌子才能让我站稳,同住的程程居士虽然有了我的前车之辗,但也要在我的搀扶下才能站稳(如果长时间没有身体锻炼过,然后突然有一天去爬了高山或马拉松长跑你就会稍微感觉到一点我当时的痛处,因为我们要比那痛好几倍)。从床上站起来浑身便会疼痛难忍,如果跪下,再站起来。。。。我不敢想了,我已经知道今天命运是什么。。。

终于又站到了昨晚跪拜的分界线(我们跪拜到晚上便在此处留下记号,回到住处修整,第二天会在可以看到五指时的时间从此处接着跪拜),但此时的浑身疼通让我下跪都很艰难了,几次尝试下跪都被钻心的疼痛牵制住没能跪下去,护持的居士好心的帮我们揉胳膊腿,希望即刻将我们僵硬的肌肉揉软,为我们减轻些痛苦,但我却像受刑一般,禁不住一直哀嚎,混身肌肉一碰便痛的无法忍受。

\

再痛还是要迈出第一步的,深吸一口气,咬紧牙,浑身放松,几乎是垂直地直接趴在了地上,痛的让我足有理由可以趴在地上大哭不起,但是,我没有,有了昨天的经历,我已完全没了退缩之意,当时觉的退出肯定是不行的了,心中的杂念便不由自主的断掉了,人的潜意识里好像都会有这种思想,当知道一件事只有一种结果,并且不可能改变时,便不再吵闹,我当时就是这样,咬着牙慢慢的三步一拜的行向大悲寺方向,我知道那里有师父在等着我们,有随喜的居士在期待着我们,三步一拜的走向那里是我们这次的圆满的目标。

朝拜到下午,竟然天将甘露,大家不但没有懊恼之情,反而都很高兴,我也在心中默默感谢菩萨的眷顾、师父的加持,浑身像刚刚充了电般,没了乏力,没了疼痛,步伐轻松,心中暗暗称奇。临行前妙祥师父叮嘱我们要眼观卧牛之地,下跪时不可以避开坑洼之地,更不可以避开屎粪之处,但是我的修行还差很远呢,我往往离得远远的便会不由自主绕开,下雨后致使路面到处都是雨水,还有过脚面深的水坑,不知里面是雨水,还是牲畜的粪便,而我却径直跪拜下去,一头的不知名的泥水和雨水,时常会流进眼睛,流进鼻中,流进嘴中,心中却生出欢喜心。

临行前,妙祥师父还叮嘱我们不要打妄想,要排除杂念,全身心的跪拜。可是我这个还没皈依过的世俗之人,往往收不住心智,在感觉快离近大悲寺时会时不时往前偷望,心想:“近了,近了,终于近了,我记得这座桥,过了这座桥应该就要到女寮了”,心中暗喜,可是过了一座桥,又过了一座桥,又过了一座桥。。。还是没有看到女寮的大门,希望渐渐破灭,心也静了下来,安心念“阿弥陀佛”,因为我当时除了“阿弥陀佛”啥也不会。不再妄想,不再杂念连连时,却发现大悲寺真的近了,真是应了师父的话:“当你不再妄想时,你的愿望便会自然而然的临近”。可是我很快就忘了师父的话,又开始想:“近了,近了,终于近了,我记得这个村庄,过了这个村庄就会看到女寮了”,可是过了这个村庄又过了一个村庄我还是没有看到女寮的大门。世俗的恶习还真是难除,等我惊醒过来,再次开始努力克制自己念“阿弥陀佛”。就这样周而复始几次后,心才彻底静了下来,心有所悟。做事不可以赊想太多,不可以妄想太多,不可以去计较太多,不可以太在意结果,也不可以太在意事情的经过,而是心无杂念的去做事,例如,我现在在跪拜,就应该虔诚的安心的去跪拜,总是想着圆满,却会离圆满越来越远,总是在意着膝盖已破在流血,想着如何可以减轻向下跪的力度,膝盖便会越来越痛、钻心的痛,乃至全身都会疼痛。有句古话说的好:“有心栽树,树不成;无心插柳,柳成阴”。我理解为:“有心”是讲我们奢求太多,杂念太多,而“无心”是指心无杂念,所以事情会圆满。所以我便不再把到了大悲寺便是完成了任务,不再时时想着大悲寺是终点,我便真的离大悲寺近了。。。

临近傍晚我们终于看到深山中的大悲寺,寺中有规定17:30所有女居士们必须下山回到女寮居住,所以我们正好碰到她们,她们为我们祈祷,为我们清扫路面。。。此时又下起了细细的小雨,我已经累到麻木,身心都有些迟钝,跪下便无力再起来,起来又无力跪下,当然又被前面的居士甩下近100米左右,每次爬起来都几近绝望的看着前面渐渐离我远去同朝拜的居士,心越紧,杂念越多,身子便越重,速度也越慢。

突然,头上多了一把大伞,一位最后下山的居士,负责看管二道门的倪居士,就是我第一次进入大悲寺遇到的第一位女居士并告诉我斋堂方位的那位年长的居士,她无生无息地在我头上撑起了一把伞,自己却在伞外,并为我不停的诵着咒,希望佛可以加持我,我真的被深深触动了,激发了我身体内所有力量。我不知道我有何德何能让一位年龄可以做我妈妈的居士为我在雨中撑伞,在我身边不停的诵咒,加持我,慢慢地陪着我一步一步的朝拜。猛吸一口气,咬紧嘴唇,不再深呼吸,希望可以屏住一丝力气,奋力向前。终于在她的陪伴加持下我以不可思义的速度到达了大悲寺的山脚下,也是我们今天朝拜的终点,由心的向她深深的鞠了一躬便不顾仪容的仰面躺了下去,任雨水打在我的脸上,没有她我真不知道我要何时才能到达这里,是否能坚持在这最后的路程三步一拜的过来。阿弥托佛,愿佛永远保佑她。

因为已到了大悲寺脚下,我和程程居士便住回了女寮,没有同于居士回海城,晚上除了所有居士随喜我们、赞赏我们外,还给了我们种种特殊待遇,例如让我俩休息,晚课暂时可以不用上了,让我有点飘飘然,世俗的名和利誉心已严重侵蚀我,但还是被程程居士拉着上了早、晚课,如果不是她我肯定不会去了,我会躺在刚刚得来的荣誉上休息。晚上短短几小时的睡眠时间我却没有向往常一样一夜无梦,严重缺乏锻炼的我浑身痛的无法入眠,身体只要动一动便会痛的哼出声来,心中却生出莫大欢喜,我和程程居士有时还会玩笑的互相用手指触碰一下对方,看着对方痛的不敢躲闪,却还在痴痴的“小心翼翼”的笑(因为笑也会痛),呵呵,很是怀念那一刻。师父说过皮肉受苦,是为我们消业障的,阿弥陀佛。。。

第三天,上完早课,我和程程居士要完成最后一段路程的朝拜(于居士要同海城的一些居士第二天行脚过来再朝拜),此时天空又降下甘露,阿弥陀佛。有了前两天的磨练,我今天感觉轻松了很多,可能是觉的马上就要圆满了,就要见到妙祥师父了。终于我们俩跪拜到大悲寺正殿门口,心情极其复杂,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我在途中还一直想等我跪拜到大殿门口,一定要佛祖保佑我如何、如何的好等等,心中全是自己。但是当跪拜到门口那一刹那,却忘了自己,满心都是希望可以回向妙祥师父,希望他身体健康,可以更多更好的向世人宣传佛法。希望身边的人一切都好,希望四川人民早日脱离灾难,希望世界和平,没有战争,没有天灾人祸。。。。。。 这要是以前别说我不可能说出此话,就算听到我也会嗤之以鼻,觉的是可笑的空口号,但当时我却是发自肺腑想的都是这些,现在还觉的有些称奇。

\

本文链接:三入大悲寺 之二 “朝拜”(下)

上一篇:《大佛顶首楞严经》卷二浅释(2)

下一篇:《济公传》中的因果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