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知识

《无量寿经》四十八大愿 第七讲

发布时间:2019-11-15 10:47:01   编辑:   阅读次数:

圆觉经圆觉经读诵圆觉经讲解

《无量寿经》四十八大愿 第七讲

好,再看第二十四愿——“供具自皆如意愿”。如果我成佛的时候,国中的菩萨在无量无边的诸佛面前,现出他因地修行的功德根本。这功德根本是什么呢?就是他信愿庄严的阿弥陀佛名号。这个名号里面有阿弥陀佛的福德,有阿弥陀佛的威神力加持。所以他一切“供养之具”,比如华香、幢幡、宝盖、音乐,等等这些,都是阿弥陀佛果地上福德的恩赐:令这些往生者去供养诸佛,想要什么供具,自然现在手中,现在面前——随心所欲,称心如意。

那么这样,对我们来说也是很重要的。一方面我们很难碰到诸佛;还有的是碰到佛住世,他想供养,由于自己的福报不够,他拿不出东西供养,显然他就会懊恼。那么阿弥陀佛也知道众生想供养十方诸佛。虽然能够加持你到十方诸佛去,但你自己的福德没有那么多,想供养金银七宝,不一定你有哇。所以这一愿再加上去。你到了那十方诸佛国去,不是空手去,你空手去只是赞叹几句也不好,要借物表心。所以如果带了很珍贵的七宝——种种供养的东西,他自己都觉得比较有自信一点。所以你看法藏菩萨考虑得非常周全,他考察他方世界的很多修道人,是没有能力和足够的福德来供佛的——供养诸佛的,所以给他加持。你看《无量寿经》(宋译)这个愿文还很有意思呢,他有的可以——供具自己到很远的地方去供佛。

好,再看第二十五愿——“菩萨演一切智愿”。如果我成佛的时候,往生到我刹土的菩萨,都能演说一切智,如果这一愿不成就的话,就不取正觉——就不成佛。”演绎、演说一切智,这是什么概念呢?一切智就是佛的智慧,一切都了解。那我们这些往生者没有破无明,或者没有断尽无明,是得不到一切智的。因地当中的一切智,果地上就叫一切种智,这里就是代表一切种智。只有佛了解法界一切事理、因果、性相,洞察古往今来所有的事情,所以他就能够随意称性宣说。所有人问什么,他都立时作出反应:无所不知,无所不能。

那么我们这个演说——特别是对于我们想讲经说法的弘法人员来说,这很重要。如果我们没有相当的知识、学问,不具备“演说一切智”的能力,你在一个大型的讲演场面上会胆怯的,会害怕的。为什么?因为有很多人从各个角度给你提问题,特别提那些刁钻古怪的问题。那你怎么办呢?一拿到这些问题——肯定人家是要挑最难的问题来问——你一问三不知。你老是一问三不知,人家下次就不来听你讲了。所以我们是希望具有一切智的能力,来做这种讲经说法。但靠我们自力太难,所以法藏菩萨加持,你只要到了西方极乐世界——只要是往生的菩萨,都能够演说一切智。那你说,我们学讲经说法最好的场所是什么地方啊?那自然就是极乐世界了。

在这里我们吭吭哧哧,可能搞个三十年、五十年,面对社会、教内各个层次的质疑,我们都是觉得力不从心的。因为我们有限的生命,去了解无限的佛法——还包括世间的学问,我们了解得太少。这也就是现在为什么一个很有影响力的法师、弘法人才很难出现的原因之一。他也许能讲出他了解的那一部分;但一旦超出他了解的那个宗派,他可能就不了解了。但你面对社会,他不仅要问你教内佛法的东西,还要问很多社会问题、人生的问题、心理的问题、历史的问题、哲学的问题。

\

一个弘法的法师面对这些,你能够应付它,就属于一切智的范围,不是一个狭隘的我——只是一个专家。实际上一个人面对社会弘法,应该是一个通家。他表达的那一“点”,可以是专——更精湛;但是他的“面”,一定是要一个通家背景的。这样他才能够演说得比较自在。否则他一觉得自己的“面”不广,就会害怕。为什么有的法师说:“哎呀,我在寺院面对七、八十人或者一、二百人,我讲得比较自在,可到了一千人,我不行了。到了一千人就会流汗,就会紧张,就会说不出来。”实际上他这些表达是对一切智的反衬,就是他的“面”比较窄,一旦离开了所了解的“面”,他就慌了。

这一愿告诉我们,法藏菩萨因地对这个事已经看得很清楚了。所以叫我们赶紧到西方极乐世界,完成所有学问融会贯通的这桩事情,获得一切智。然后你横说,竖说,自然说,无间说,那都是左右逢源,头头是道。不管什么问题,都能够给他回答。

好,请看第二十六“菩萨得金刚身愿”。如果我成佛的时候,往生到我刹土的菩萨都能得到金刚那罗延身——那罗延的、金刚不坏的身体,如果这一愿不能实现的话,就不成佛。金刚那罗延:“金刚”是金属当中最犀利的——能断金刚,不被其他的金属所断,一般把它会比喻成般若智慧;“那罗延”是用金刚力士的一个名称。实际上金刚那罗延身,这里表达的就是佛的身体。第二十五愿是谈到口业,现在是谈到身业的庄严。

\

这个庄严对我们来说很有意义。我们现在身体是什么?血肉之躯。血肉之躯有很多的病菌,有很多微生虫。四大——地、水、火、风,就像四条毒蛇,稍有点不配合,它就生病。所以血肉之躯是苦恼的,是败坏的,是会生病的。生老病死的这四种痛苦,也是来自于我们血肉之躯。所以要使我们这样的一个身体转变为快乐的状态、安稳的状态,得金刚那罗延身就是很有必要了。金刚,它不会衰变——金刚那罗延身不会衰变,它不是血肉之躯,它没有微生物。这种金刚那罗延身,它是金刚的、金属的、光与磁整合的,它没有任何的毒素、腐败的东西、细菌什么——都没有。所以它永远不会生病,它的寿命永劫。这利益都是在这个身业上得到表达。我们要转凡成圣,转凡躯为佛身,这一愿对我们是很重要的。佛身不是由烦恼所产生的,佛的身体本质上是法身,它是由无量功德凝聚出来的,包括他戒定慧、六度万行等等功德凝聚出来的。所以也就是:这在佛的果地上具有的身业,我们只要去了,就能够获得金刚那罗延身。

好。请看下面经文。“设我得佛,国中天人、一切万物严净光丽,形色殊特,穷微极妙,无能称量,其诸众生乃至逮得天眼,有能明了,辨其名数者,不取正觉。设我得佛,国中菩萨乃至少功德者,不能知见其道场树无量光色、高四百万里者,不取正觉。设我得佛,国中菩萨若受读经法,讽诵持说,而不得辩才智慧者,不取正觉。设我得佛,国中菩萨智慧辩才若可限量者,不取正觉。设我得佛,国土清净,皆悉照见十方一切无量无数不可思议诸佛世界,犹如明镜睹其面像,若不尔者,不取正觉。设我得佛,自地以上至于虚空,宫殿、楼观、池流、华树、国土所有一切万物,皆以无量杂宝、百千种香而共合成,严饰奇妙,超诸天人,其香普熏十方世界,菩萨闻者,皆修佛行,若不如是,不取正觉。”

好。先看这六愿。第二十七愿——“万物悉皆殊特愿”,西方极乐世界构成的一切物——“万物”是一切的物、景——都是奇妙殊特的。这个(愿)意思是说,如果我成佛的时候——“国中天人”就是指极乐世界的正报,“一切万物”指他的依报,这就是指依、正庄严,都总说在一起——是庄严、清净、光明、华丽的。这是描述西方极乐世界外在这种美的形态,它的形体和颜色都特别的殊胜奇特。在这种物景美的格调上是穷微极妙的,穷到了它非常细微的地方——穷尽它的细微,那个妙好是到了它的极致——极品,是我们用语言没有办法称量的。就是有天眼通的众生,西方极乐世界这样美好的名称以及它数不清的数量,能够把它明白、了知、辨别出来的话,我就不成佛。意思就是得天眼通的众生把西方极乐世界万物的这种庄严,都没有办法描述得出来。

这一愿在后面会有详细的展开,它是一个总括。西方极乐世界在审美的极致方面是无与伦比的。那这种美是从实相里面出来的,叫第一义谛妙境界相——从诸法实相的空性里面产生的无尽庄严。这穷微极妙的庄严之相,实际上就是诸法的实相——空性。所以相的“穷微极妙”,是代表我们自性功德的穷微极妙;相上的这种“无能称量”,是代表我们实相涅槃的功德不可思议。由于实相真如功德无量无边故,不可思议故,所以一些得天眼通的众生,也不可能明白、了知、辨别这些事相的所有庄严。这里就告诉我们西方极乐世界所有的景物、事相,它当体就是法身三德、涅槃四德,以后就显出托事显法生解门的玄妙——事事无碍的境界,是没有办法用语言言表。

好,第二十八“菩萨道树普见愿”。如果我成佛的时候,往生到我刹土中的菩萨,乃至于“少功德者”——少功德就是小菩萨修习的功德没有证到无生法忍,初住以前的信位菩萨都属于少功德者——乃至少功德的菩萨都能够了知、见到我道场树。“道场树”就是菩提树,佛在这个菩提树下成道,就叫道场树。这道场树有无量的光明,有无量的色彩,树的高有四百万里。如果这一愿不能实现的话,就不取正觉。那这一愿给我们传达什么消息呢?就是一些菩萨他现量看到的境界,是他证悟水平的表达。证到法身的菩萨看到的就是报身的相;没有破无明的菩萨是看不到报身佛和报身的依报。那在这一愿里面,是法藏菩萨特别加持那些少功德者——没有证到法身的这些菩萨,也能够看到报身的境界。

你看阿弥陀佛成道的这个菩提树,没有破无明的人是看不到的。但由于看到佛的道场树,能够令一切众生得到殊胜的法上的利益——后面会谈到,见到菩提树,触到菩提树的光,闻到菩提树的香,感知到菩提树的这种音声,尝到它的果实,忆念菩提树的功德,都能让这个往生者得到六根清净,都能让他得到三种法忍——音响忍、柔顺忍、无生法忍。就这个道场树给往生者修行的加持力特别巨大。但特别巨大呢,少功德的菩萨看不到所以这一愿就特别加持,让这些没有破无明的菩萨也能见到我成佛的菩提树。

——2009年8月始大安法师讲于东林寺第二届净土文化进修班

本文链接:《无量寿经》四十八大愿 第七讲

上一篇:七种礼佛之法

下一篇:万心皈依 万佛庄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