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圆觉经讲解

圆觉经原文白话文对照翻译

发布时间:2019-03-05 21:59:03   编辑:杨佳乐   阅读次数:
提高自己。清净慧菩萨请佛作出开示。


尔时,世尊告清净慧菩萨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为诸菩萨及末世众生,请问如来渐次差别,汝今谛听,当为汝说。”时清净慧菩萨,奉教欢喜,及诸大众默然而听。

【白话翻译】

这时,世尊对清净慧菩萨说:“好啊!好啊!善男子,很高兴你等能替各位菩萨以及末法时期众生,向如来询问修行过程所证所得之差别。你现在仔细地听好了,我会为你一一讲说。”清净慧菩萨闻之,十分欢喜,与在会大众一起,安静地期待着佛的开示。

“善男子,圆觉自性,非性性有。循诸性起,无取无证。于实相中,实无菩萨及诸众生。何以故?菩萨众生皆是幻化,幻化灭故,无取证者。譬如眼根不自见眼性,自平等无平等者。众生迷倒,未能除灭一切幻化,于灭未灭妄,功用中便显差别。若得如来寂灭随顺,实无寂灭及寂灭者。”

【白话翻译】

世尊告诉清净慧菩萨:“善男子啊,圆满觉性是真如妙心之自性,它非有实体,但并非无有。心的圆觉性是随缘而起,离缘不起,它不是从哪里取得的,也不是从哪里证得的,它是本来就具有的。就实相而言,其实并无菩萨及各类众生。为什么呢?因为菩萨和众生都是虚妄的幻化而已,觉了幻化,不为所迷,幻化就会灭去,幻化灭去,也就不再有取得什么和证得什么的菩萨和众生了。譬如眼睛不能见到自己的眼性,然能不能见到,都是一样的,能见到自己的眼性与不能见到自己的眼性,这个眼睛还是那个眼睛(自平等),这个眼睛所看到的一切也都是虚幻的,实际上是没有的(无平等者)。众生不见真如自性,自心处于迷乱颠倒之中,所以不觉一切法都是幻化,故未能灭幻化,离生死。修行过程是除灭幻化的过程,在已经灭幻和尚未灭幻中间显现出功用上的差别,也就所得所证的差别,也就是觉性上的差别。若是证得了如来寂灭随顺觉性,就会明白,其实没有寂灭一事,也没有什么寂灭者。”

【注1】眼性,是指眼的见性,即能见之性。能够见到自己的眼性,它是那个眼睛,不能见到自己的眼性,它还是那个眼睛。同理,见到了自己的圆觉自性,它是那个真如妙心,未见到自己的圆觉自性,它还是那个真如妙心,并不因为见到自性和不见到自性,这个真如妙心就变得不一样。在这个真如妙心中,一切相都是真如妙心的自性相,一切自性相都是虚幻相,一切法都是非有、不生,没有什么不同。

【注2】如来寂灭随顺者,此寂灭是指灭了妄想妄念的幻心,离了一切虚妄之相,不生烦恼,入了清净寂静之地。随顺,是随缘、随之顺之的意思。因为觉了一切法都是幻化,性空无所有,是故不再颠倒执著,不作取舍和分别,于相离相,随而顺之。

“善男子,一切众生从无始来,由妄想我及爱我者,曾不自知,念念生灭,故起憎爱,耽着五欲。若遇善友教令开悟净圆觉性,发明起灭,即知此生性自劳虑。若复有人劳虑永断,得法界净,即彼净解,为自障碍,故于圆觉而不自在,此名凡夫随顺觉性。”

【白话翻译】

“善男子啊,一切众生从无量劫以来,是由妄想自性妄执幻身为‘我’,对‘我’生起执爱,自己不曾知道这是心的迷乱颠倒,故而念头生生灭灭,起憎爱心,沉溺于对色、声、香、味、触的五种欲望中,不能自拔。若有众生遇到善知识的教导启发而得到开悟,见到了自心本来清净的圆满觉性,认识到了一切生起灭去、我之生死,都是心所幻化,随即知道这一生的劳作和追求都是自寻烦恼。若是有人觉悟后,通过修行,使贪嗔痴等烦恼思虑永远断除,得到了身心的清静,将此不起烦恼的境界理解为这就是佛的境界、心的清净境界,就此止步,住于其中,便会成为自己进一步解脱的障碍,使得圆满觉性不得显发彰明。这样的觉性叫做凡夫随顺觉性。”

【本按】所谓凡夫随顺觉性,就是说,到了这样的觉性,还不能名为菩萨。因为他还有我‘净’的见解,存在着我断了贪嗔痴等烦恼思虑的念头,耽著在‘净’的境界中,这也是我相、人相、众生相的一种。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说:“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诸法既然是空,就没有什么净与不净。若还计著其‘净’,说明尚未大觉,尚为幻心。又,金刚经说:“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既非菩萨”。若想着我已断了三毒,而他人还在烦恼中,这便是仍有我相、人相、众生相。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就会障碍圆满觉性的显发彰明,不能成就无上菩提。

【注1】随顺觉性者,是随其修证而获得的觉性。

“善男子,一切菩萨见解为碍,虽断解碍,犹住见觉,觉碍为碍,而不自在,此名菩萨未入地者随顺觉性。善男子,有照有觉,俱名障碍,是故菩萨常觉不住,照与照者同时寂灭。譬如有人自断其首,首已断故,无能断者,则以碍心自灭诸碍,碍已断灭,无灭碍者。修多罗教如标月指,若复见月,了知所标毕竟非月。一切如来种种言说开示菩萨,亦复如是。此名菩萨已入地者随顺觉性。”

【白话翻译】

“善男子啊,一切菩萨都还受到一些见上的障碍与解脱上的障碍。有的菩萨虽然断了解脱上的障碍,消灭了贪嗔痴等烦恼,但还住在我有所见,我有所觉之中,这种见,这种觉,就成了菩萨入于圆满觉性的障碍,使心不得清静自在。这样的觉性叫做未入地贤位菩萨随顺觉性。善男子啊,存着我有观照(以智慧观事、观理),我有所觉的念头,都叫做障碍。所以,菩萨应当常在真如本觉之中,但不应住于我有所照,我有所觉的意识之中。离开这个意识,我有所照,我在照,都同时寂灭掉。就好比有人自己砍掉了自己的脑袋,脑袋都被砍掉了,也就再不能有我了。同理,以灭碍之心(指修行)灭了幻心,幻既已灭,哪里还有灭碍的‘我’呢。佛学如同指示月亮方位的手指,一旦顺着手指的方向见到了月亮,就知道了,标月之指毕竟不是月亮。一切如来用种种言说开示菩萨,令其见道,了悟自心,也是这样的,种种言说都是方便善巧而已,并非是道和心的本身。见人无我和法无我,不住我有所照、所觉,不见自心有碍,不见有碍灭掉,见一切言说都是自心相,见法界唯心所现,而所现是空是幻,此觉性叫做已入地菩萨随顺觉性。”

【本按】不断贪嗔痴等烦恼,必然障碍解脱生死,所以说,贪嗔痴等烦恼是解脱上的障碍。住于我有所照、所觉,必然障碍回入心的本来清净,使不自在,所以说,存着我有所见、所照、所觉,以及我心有障等意识,是见上的障碍。所以说,断了解脱上的障碍,但未断见上的障碍,是未入地菩萨的觉境界。当断了解脱上的障碍,又断了见上的障碍,便是入地菩萨的觉境界。

“善男子,一切障碍即究竟觉,得念失念无非解脱,成法破法皆名涅磐,智慧、愚痴通为般若,菩萨、外道所成就法同是菩提,无明、真如无异境界,诸戒定慧及淫怒痴俱是梵行,众生国土同一法性,地狱天宫皆为净土,有性无性齐成佛道,一切烦恼毕竟解脱,法界海慧照了诸相犹如虚空。此名如来随顺觉性。”

【白话翻译】

“善男子啊,一切障碍究竟而言,都是心的觉境;修道中的得念也好,失念也好,无非都是解脱的念头;成就了寂灭法,破除了无明和颠倒妄想,都叫做涅槃;心的智慧和心的愚痴,通通都是心的般若;菩萨成就之法和外道成就之法,都是觉悟之法,同为菩提;心的烦恼境界和心的清净境界,都是心境界;离欲的戒定慧和多欲的淫怒痴,都是清静之行;芸芸众生和山河世界,都是同一法性;地狱也罢,天堂也罢,一念清净,随处皆为净土;无论是有觉悟,还是没有觉悟,最后都会归向佛道;一切烦恼最终都能得到解脱;以如来的深广如大海般的智慧照彻法界,见一切诸相犹如虚空,了不可得。这样的觉性叫做如来随顺觉性,即无上法王的平等觉性、圆满觉性。”

【本按】离了无明,是为正觉,迷于生死,是为妄觉,知诸法非有,是为正觉,执着诸法为有,是为妄觉,正觉、妄觉都是觉,是故佛说,一切障碍即究竟觉。生起我得了菩提的心念,那是觉得自己解脱了,而生起我已没有了烦恼的心念,那也是觉得自己解脱了,是故佛说,得念失念无非解脱;涅槃是寂灭法,寂灭什么呢?就是寂灭身心,即破无明,断贪欲,息嗔痴,尽习气,回到清清净净、空空寂寂,是故佛说,成法破法皆名涅磐。成法,就是成就涅槃寂灭。破法,就是破除贪嗔痴等一切妄心;智慧是正智,愚痴是邪智,正智和邪智都是心智,是故佛说,智慧愚痴通为般若;菩萨成就之法是建立在所觉之上,外道成就之法同样也是建立在所觉之上,只是所觉不同而已,觉就是菩提,是故佛说,菩萨外道所成就法同是菩提;众生迷于生死,攀缘六尘,妄起烦恼,这是心的无明境界,而了悟生死,离了诸幻,妄念不起,寂光常照,清清净净,这是心的如如境界,无明境界和如如境界都心的境界,是故佛说,无明真如无异境界;修习离欲的戒定慧和多欲的淫怒痴,都是如幻之行,实无所行,无有行者,无有净与不净,是故佛说,诸戒定慧及淫怒痴俱是梵行(注:梵行原指修习离欲的戒定慧,若了知戒定慧和淫怒痴其实都是无所行,无有行者,便对有欲、无欲不再生起憎爱心,这便是地地道道的梵行);众生和山河世界都是心的幻化,其性皆为空性,是故佛说,众生国土同一法性;地狱是贪嗔痴所造,天堂是善心所生,一念善,地狱化天堂,一念恶,天堂化地狱,念念清净,即现净土,是故佛说,地狱天宫皆为净土;圆满觉性是真如妙心之本真之性,从不曾失,也不会失去,无论有没有觉悟,

本文链接:圆觉经原文白话文对照翻译

上一篇:圆觉经修行仪轨

下一篇:圆觉经的注解